我们都在世间修行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这篇文章源自知乎网的一个问答:“中国真的有很多穷人吗?”其中一个匿名用户的回答得到了4000多条网友的评论。作者没有正面直接回答,却道出了一段坎坷而感人的经历。

今天分享在知乎上看到一个故事。非常长,却很短。从这篇真实的故事,让我们读懂中国的另一面。

2011年,我博士毕业,和妻子同时在一所二线城市的大学工作。两家的基本生活条件,都属于三线小城市的富裕家庭。

01

2011年10月,岳父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先是寒暄,说是想我们了。妻子觉得不对劲,追问之下,岳父说已经确诊,他是肝癌加胆囊癌加胰腺癌。几个关键器官,都发现了癌细胞。以前我们觉得,癌症距离我们好遥远,没想到自己身边的人会患癌症。妻子和我商量,要尽最大努力在经济上给予支持。

说说我的故事,也浅谈我的财富观。

当时,我的工资大概每年8万元。有机会,我就去给自考生、成教生讲课,每节课60元,每年能多挣2万元。拼命找朋友、师兄、师长做项目,每年能再多挣5万元。我和妻子在2011年,年收入大概20万元。

2011年,博士毕业,和妻子同时在一所二线城市大学工作。收入就不说了,全国统一市场价。两家基本生活条件都属于三线小城市的富裕家庭。

20万元怎么用的呢?岳父手术,我们立即拿出5万元;随后的跟踪治疗,每月至少1万元;每个月生活费、营养费5000元。到2011年年底,我们大概花了8万元。平时去医院的路费、住宿费就不算了。我母亲非常支持我们,时时给我们贴补。

我父母,文革期间招工进的企业,国有企业双职工。父母年轻时有做生意,有承包小工厂,是85年就是万元户。岳父岳母,在电力系统工作,岳父是80年代武大毕业,总工程师,年薪在2000年前后10W。退二线后,在距离家不远的民营电厂做厂长,算是经理人。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生活突然变得很困难。去代课的机构外边有家炒面,我爱吃鸡蛋,加一个鸡蛋就觉得很幸福。在网上买裤子,100元3条包邮,刚好够夏天换洗的。有时候下课晚,要赶火车,太堵,直接叫个摩的,冬天特别冷,刮得脸疼、头疼。不敢生病,因为要花钱。每个月辛苦代课的钱和学校的工资,拿到手至少1万元。这些钱,都不舍得花,要准备老人看病的医疗费用。妻子一直穿着几年前大学读书时买的羽绒服,仔细看袖口,都磨出内胆,她就穿着这样的衣服,走上冬天的大学讲堂。

说了这么多,只能证明“不穷”。

每个月挣的钱,两个人加起来很厚了,送到医院却显得那么薄。

02

2011年11月,在岳父手术之后不久,妻子怀孕了,她年纪不小了,医生建议一定要留下。2011年年底,放寒假之前,学校给每个老师发了一箱橙子,当时我在外地出差,就安排妻子找我同事帮忙搬到家。妻子脸皮薄,自己提着箱子,不舍得打车,去赶公交车,结果导致先兆流产。2012年的春节,我们一家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岳父在老家省会医院继续治疗,妻子在医院静躺安胎。春节的城市,人很少,我穿梭在家和医院之间。那个冬天,真冷。我给妻子买了生排骨,在家煲好,送到医院,妻子的第一句话就是:“多少钱一斤啊?”

2011年10月,岳父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先是寒暄聊天,说是想我们了。妻子就觉得不对劲,接着问出来了,说是当天要做手术了。没有任何先兆。

妻子怀孕7个月的时候,还在讲课。孩子出生两周后,妻子就上班了,孩子没有喝过母乳——学校有产假,能休一个学期,但只发基本工资的80%,每月大概只有2000元。

我们立即赶往老家省会医院。确诊,是肝癌+胆囊癌+胰腺癌。几个关键器官,都发现癌细胞。

这一年,最快乐的事情,是岳父在有生之年,见到了外孙女。岳父很疼爱我们的孩子,每次见面都抱着,爱不释手。

我们曾经觉得,癌症距离我们好遥远。。但却没想到,它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2013年大年初二,我们去岳父家拜年,他拿出酒要跟我喝,被岳母拦下了,他又夺了过去,说:“还能和孩子喝几次酒啊。”家里有病人的春节,是人生的一种凄凉。

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钱”。老人自己有些钱,但是那是养老的钱,并且妻子哥哥收入当时不高,有2次婚姻,3个孩子。妻子和我商量,要尽最大努力,在经济上支撑。

其实大年三十的晚上,妻子就提出要去岳父家看看。当时我说一起去吧,妻子拒绝了,说:“你就在家陪爸妈,带孩子吧。”很久以后,妻子告诉我,那年大年三十晚上,岳父又开始发烧,打摆子,岳母一个人都按不住。

说说我当时的工作:

2013年端午节,岳父的精神很好,我们一起出去散步、聊天,他还有兴致让我找家好馆子。癌细胞最后的扩散速度非常快,似乎一夜之间,就长满了身体所有的器官。岳父很坚强,后来化疗不能做了,做微创,把肋骨敲断,定点烧癌细胞,他用手抓着手术床,疼得快把牙咬碎了。

2011年,平时工资,学校里大概每年8W。逮着机会就出去讲课,到自考、成教,每节课60。每年能多挣2W。很多人觉得老师出去走穴,肯定挣很多钱,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名师确实可以。但普通老师,只能如此生活。

2013年7月,岳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岳父是医院的“抗癌明星”,但也没敌过死神。他临死的时候,已经痛得昏迷了,注射吗啡都没用。人最痛的时候,中枢神经会自动把痛感调低。我问过医生,癌症有多疼?医生想了一会儿说,万蚁噬骨。

拼命找之前的朋友、师兄、师长,找机会,做项目,每年能多挣5W。我大概每年能拿到手15W。妻子得个空,就去照看岳父。每年学校工资约有5W。我们两个人在2011年,年收入大概20W。

岳父去世那天,学校还没放假,妻子和我加班把手头的试卷阅完。晚上9点多,妻子的电话响了。放下电话,妻子沉默了一会儿,趴在我怀里,说了一句:“爸爸没了。”

现在说说20W,咋花的。

我脑海中呈现一幕幕图景:岳母搀扶着岳父,赶大巴去医院;两个人相互搀扶,到医院餐厅吃饭;岳母和大舅哥在医院奔波,找医生、找药。几乎每次到医院,岳父都坐在床上,拿着前一天的住院清单,戴着老花镜,安静地看着,轻声地唏嘘,略带负罪地看我,打招呼。每次我离开医院,都告诉自己,坚持,再坚持……

岳父一上手术台,我们立即拿出来5W。跟踪治疗,1个月去观察、化疗1次,每次去医院,至少拿1W。每个月生活营养费用,5千。

岳父去世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我想,我有必要开始全心全意地做一件属于自己的事情了——我想去更大的世界。家人也赞同,经过这次生死劫难,每个人都觉得,原来我们的小康之家是如此脆弱。

2011年到年底,给老人大概拿了8万。

2014年3月,我正式从高校辞职,到一家公司担任执行总经理,年薪保底30万元。我到新公司报到的第二天,妈妈告诉我,爸爸从2013年年底开始,几乎每天下午发低烧,持续两个月了。经过岳父的事情,我当时很冷静,肯定是癌症或者其他重疾。

平时去医院路费、住宿费、送礼就不说了。两个人的生活费还要准备买房子。我母亲非常支持我们,时时补贴。

到医院检查,没发现癌细胞,大家松了一口气。骨髓穿刺做了两次,最后查出来了,是血癌。每天的治疗费用,平均1万元。

03

其实,苦难的人生距离我们很近。

2012年开始,熬的项目好一些了,当年经济政策刺激很厉害。师兄的公司,居然接到一个大广告项目。我的收入也上去了,当年项目分成30W。

当天就凑够了住院费。我爸爸兄弟3个总共有10个孩子,大伯家5个,二伯家3个,我们家两个——我有个亲姐姐。爸爸住院用钱太急了,即使卖房子,也需要时间。妈妈给堂兄、堂姐打了电话,每个人都直接打过来两万元。我有个发小,外企高管,从小在我家吃爸爸做的饭菜,他直接打过来10万元,说:“这个钱,是给爸爸看病的,不用还。”爸爸的几个好朋友,也跟我要卡号,说:“这是给我大哥看病的钱,孩子你不用管。”

人在压力下的潜力,很可怕。

作品集:

学校网评教师,我排名第3。加上年终奖励,在学校拿了13W。妻子开始出去讲课、培训,每年能拿10W。

——分隔线—————————-

岳父这一年,身体还是老样子,当时精神很好。

我们总共给老人大概拿了15W。

妻子怀孕的时候,还在讲台上讲课。呵呵,挺着大肚子。

我们开始买房。当时我们想,既然项目前景不错,生活质量还可以,老人的病情不可能好转,但基本维持费用我们可以承担,担心手里的钱自己掌控不了,又没有投资渠道,就开始买房。

一套自住,首付25万,总价67万。一套写字楼,首付50万,总价95万。找亲戚、朋友,又借了20万,把这些钱凑齐。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明确,如果岳父病情恶化,需要大钱,房子立即卖掉。

这一年,最快乐的事情,是孩子出世。岳父在有生之年,见到外孙女。

压力下的人生,是痛苦并努力着。

04

2013年,国家经济政策开始收紧。在学校还是老样子,和妻子年收入约14W。跟着师兄做项目,当年挣了大概20W。

妻子出去讲课,慢慢有了基础,大概年收入5W。当时非常辛苦,妻子没坐月子,就接着上课。

给岳父,大概拿了10万。

2013年7月,岳父去世。

从发现多种癌症并发晚期,到去世,总共存活18个月。过了2012、2013两个春节,在当地医疗系统,是个奇迹。有硕士生跟踪数据,做论文研究。

2013年8月,学校刚好有短期交流,去澳洲,好好放松了2个礼拜。妻子打电话说,看我爸爸多疼你,知道你这几年辛苦,在他走后,让你出去休息一下。

简单总结一下:

(1)人间真有地狱,就是医院。能想到的地狱酷刑,医院都有。

(2)因病返贫、因贫致死的太多了。我见过在医院里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

癌症的很多特药和进口药物,是不报销的。很多手术中费用也是不报销的。化疗使用的药物,和调节修养的药物,大多数是不报销的。

岳父总共花了100W左右的医疗费用,大概只报销了不到35万。剩余的60多万,我们拿了30多万,亲戚看望病人拿了约10万,岳父自己的钱拿了10几万。

(3)钱真好。

05

岳父去世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

我想,我有必要开始全心全意地做一件属于自己的事情了。和师兄商量了一下,他说,你可以全身过来跟着,我们一起做。学校这边,当时成果做的不错,有个晋升的机会。

我觉得,我想到个更大的世界。家人也赞同。

经过这次生死劫难,每个人都觉得,原来我们的小康之家,这么容易被破坏。原来,我们这么穷。。

2014年3月份,正式辞职。

从高校直接辞职。担心学脉断了,导师介绍了个好朋友,我接着做”在职博士后“,科研压力小、没有教学任务。在公司,担任执行总经理。当时说好的是年薪底薪30W。我们买了第3套房子。

呵呵,故事接着来了。

2014年3月份,我到新公司报到的第二天。

妈妈告诉我一个事情,说是我爸爸从2013年年底开始,几乎每天下午低烧,连续2个月了,爸爸一直以为是感冒,没给妈妈说过。。。

经过岳父的事情,我当时很冷静,肯定是癌症或者其它重疾。到医院检查,做了PETS,没发现癌细胞。大家松了一口气。

骨髓穿刺,做了2次。查出来了,是重度功能障碍性贫血,血小板几乎为0,血癌。每天治疗费用
,平均1W。

爸爸在医院存活了35天。

2014年农历三月初九去世。

其实,苦难的人生距离我们很近。

06

我爸前一段,过的忌日一周年。时间真快。

我爸爸治疗时间非常短,大概只有35天。

妈妈一直陪护着他,医生安排要吃高蛋白的,妈妈每天去菜市场,买条鱼,在菜农家里自己亲手做。

爸爸在去世前2天,和正常人完全一样,只是稍微虚弱一点点,和他交流完全看不到任何病态。他不疼的。我问他,疼不疼?他说,就是难受。肯定难受,体内的细胞都被病毒吞噬了。

当天。我给爸爸说:爸啊,我得回公司看看,刚到个新单位,我每天陪你,担心人家有意见啊。

爸爸说:你走吧,没事,这边人多。

然后,我就走了。。

我在高铁站,给我四堂哥打了个电话。我像个SB一样,在高铁站放声大哭,我说:哥,我撑不住了!四哥说,你忙吧,这边人多。我和你嫂子,一直都会在。

我是中午12:00走的,下午18:00陪个朋友吃饭。妻打来电话,说爸不行了,妈在找救护车,准备往老家拉。

太快了。。。我没见到爸最后一面。

07

到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爸已经换好了寿衣,冰冷安静地躺在那里。

爸没什么大本事,普通人,但人缘很好。见过的,没见过的,亲戚、朋友,全来了。我读高中的时候朋友很多,很多人几千公里,跑回来,参加爸的葬礼。

当年,我32岁,穿着孝衣,抱着照片,送我的父亲,最后一程。

爸死之前,妻一直在身边陪护。我问妻,爸死前的景象。妻说,从医院拉回家,快下高速的时候,爸突然说要小便。小便之后,就只能长出气,呼吸不畅。然后就去了。人的最后一口气,吐出的时候,全身在一刹那,就如同四季花朵一刻凋谢,那么的放松。

爸的最后一顿饭,是和我吃的。爸去世之前的头一天,妻和我中午晚上陪他,堂姐一帮人在宾馆休息,妈妈回老家看外婆。

我问他,爸,中午你想吃啥啊?咱吃面条好不好?医生安排了,不能太油腻啊!爸似乎有点生气,说,面条不好吃,买点肉吧。我就问了护士,能不能吃肉,护士想了想,说吃吧,提高蛋白,可以的。我到饭店订了个猪肉肘子,要了一个素菜,2个米饭。打包回来。我们爷儿俩,把一个肘子,约有小2斤,全部吃完。

这是爸爸辛苦一生的最后一顿餐。

给爸爸守灵那3天,我只知道哭,见了人就磕头。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四个堂兄,两个伯父,把家里的大事和妈妈都处理好。

外婆快90岁了,白发人送黑法人。她告诉我:你爸出殡、起灵的时候,我看见他进来,跑到我床头,给我磕了个头。

亲人的死,比我自己的死还要痛苦。

生老病死,是最自然的自然,但也是最痛苦的痛苦。

我不敢和二伯吃饭,每次去看望他,然后就匆匆离开。每次吃饭,他都要喝酒,然后抱着我哭,哭我的肝颤。他抱着我哭:孩子,该死也得轮流来啊,我比你爸大,咋让他先死了啊!

爸爸和两个伯伯感情很好,二伯有次摔伤住院,爸爸去看,啥也没买,就买了几只甘蔗,二伯爱吃甘蔗,然后一节一节地刮干净、切片好,说这样方便吃。爸爸的灵寿、周年,大伯从不去墓地。他70多了,他说,我去了,受不了。

人生真苦。也因为苦难,和苦难的搏击,人类的文明才走到今天。

08

爸爸走的太急了。急到我们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我们当时所有人,都那么“忙”。

(1)姐姐。姐姐在爸爸住院的当天,生孩子。爸爸去世那天,出月子。

我给姐姐一打电话,她就哭。我说,如果爸能挺过这一关,我们俩,要做好骨髓捐献的准备。姐姐说:捐我的!姐夫很孝顺,得空就去医院。

(2)我们家,被彻底地打碎了。

我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孩子,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快90岁了,在爸爸住院期间,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老家。姐姐得空在月子期间,就去陪她。

妈妈陪爸爸,一直在医院。孩子一岁半,放在外婆家。老婆在学校。我在新地方。我们家,6口人,分到了5个地方。爸爸去世后,家里只有我1个男人,4个女人,4代人。

总结一下吧:

(1)疾病如果查出来是绝症,理性一些。

我和妻,明确了一个事情,如果是我们两个在未来人生道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不再治疗了。

(2)有些医生,真黑。

爸爸去世的当天,神智不清了,医生还给开了8000多的进口抗生素。中间的故事,我不再说了。

(3)多生孩子吧。

人能保证自己年轻时能干,但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老了,不得病。我们老领导妻子,癌症,老领导自己每天除了上班就去医院陪护。

老有所养,不是个腐朽的传统,而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岳父的病情上,如果没有大舅哥,我不可能能在外边安心赚钱。爸爸的病情上,如果没有姐夫、没有一群堂兄弟、没有一群好朋友,我撑不下来。爸爸走后,我大病一场,每天喝酒。每天都喝。每天都喝。

(4)如果能爱身边的人多一些,就尽量多爱吧。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
人生这么短,哪里那么多的仇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