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杀手”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阿加莎·克里斯蒂

摘要: 阿加莎.
克里斯蒂人物剖析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姓米勒,全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1890年9月15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1976年1月12日,逝世于英国牛津郡

曾经,有个女人这样说:“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突然间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做。我决心不但要杀人,而且要大杀特杀!”这一杀,就是半个多世纪。

图片 1

这个女人,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除了《圣经》和莎士比亚,她是世界上书卖得最好的作家。”

阿加莎. 克里斯蒂

当我从一个被她的《东方快车谋杀案》《阳光下的罪恶》吓得手脚冰凉的小女孩也成长为一个写作者的时候,我其实特别纳闷、特别感兴趣的是,一个出身良好、教养齐备、容貌端庄、性情温和的女性写作者,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杀手”?

人物剖析

如果不是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阿加莎或许不会在那一年成婚。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姓米勒,全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

阿加莎1890年9月15日出生在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是家里的三小姐。她的家庭不曾大富大贵,但每周举行一次大型晚宴,保姆、厨娘、家庭教师,钢琴、舞蹈、声乐,阅读、刺绣、写诗、打网球、学法语、唱意大利歌剧、去国外旅游,以及不可或缺的双亲的疼爱……所有这些,让她成长为一个标准意义上的闺秀。

1890年9月15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1976年1月12日,逝世于英国牛津郡的沃灵福德家中,安葬在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终年85岁。

然而,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整个世界的格局、意识形态等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全世界被绑在现代化的战车上滚滚向前,滋养阿加莎长大的那个古典的、温文尔雅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她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也随着这场婚姻的到来日益远去。

在她的一生中,她是一名高产的作家,她的作品不仅局限于侦探小说,全部作品包括66部长篇推理小说,21部短篇或中篇小说选集,15个已上演或已发表的剧本,3个剧本集,6部以笔名玛丽·维斯特麦考特发表的情感小说,2部以笔名阿加莎·克里斯蒂·马洛温发表的作品(包括记录异域生活的回忆录1部,宗教题材的儿童读物1部),1部自传,2部诗集,2本与侦探俱乐部的会员作家们合写的长篇推理小说。

按照她们那个时代的规矩,从16岁绾起头发进入社交圈开始,年轻的阿加莎就参加了无数次为了嫁个如意郎君而举行的舞会。其间有两次,险些结了婚。不过最终她还是嫁给了阿尔奇·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著作数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阿尔奇·克里斯蒂是个只有个寡母的穷小子,年龄比阿加莎大一岁。刚认识她的时候,阿尔奇是部队里的一个年轻少尉,除了善于跳华尔兹,没有分文积蓄,全靠自己的微薄收入和他母亲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一点钱生活。可是他英俊,个子高,一头卷发,鼻子有趣地向上翘着,看上去颇为自信。自第一次两人共舞之后,他就爱上了她,设法弄到了她的地址,不顾一切地跑来家里见她,没几天就声称他必须要拥有她。他恳求她推掉已有的婚约嫁给他。

她开创了侦探小说的“乡间别墅派”,即凶杀案发生在一个特定封闭的环境中,而凶手也是几个特定关系人之一。欧美甚至日本很多侦探作品也是使用了这一模式。

阿加莎的母亲当然不会看好这门亲事。阿加莎11岁时父亲去世,家境每况愈下,当妈的当然巴望着女儿能嫁个衣食无忧的好人家。

她在晚年回忆自己的写作生涯,动笔写了一部自传。《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是一本文笔相当优美的传记文学。自传为读者了解这位“侦探女王”的生平,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并成为侦探小说史上的重要文献。

阿加莎是一朵生下来就浸润在文学、艺术园地的秀雅花苞,此时虽未完全绽放,但未来值得期待。年轻的阿加莎已经多次投稿,她写诗、写小说,还会作曲。

图片 2

1914年圣诞节前夕,24岁的阿加莎同自己心爱的情郎阿尔奇匆匆忙忙结了婚。她亲爱的母亲没有去参加女儿的婚礼……婚后,已经在空军效力的阿尔奇即刻上了战场,阿加莎到医院药房参加了工作。

生平介绍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是战争,让阿加莎成为医院药房的药剂师,让她拥有了丰富的药理学知识;是战争,让她和丈夫长期离别,这才有了和才女姐姐打赌之下创作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是战争,让他们的小家庭经济困窘,为解饥荒,她创作了让她声名鹊起的第二部侦探小说《暗藏杀机》,接下来是下一部、再下一部,一部接一部……不过六七年的光景,阿加莎凭借写作,为家里买了两部汽车,还买了带花园的宅子。

童年启蒙

众所周知,阿加莎的作品不仅仅局限于侦探小说。她的全部作品包括66部长篇推理小说,21部短篇或中篇小说选集,15个已上演或已发表的剧本,3个剧本集,6部情感小说……她的着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不过她赖以成名的,还是侦探小说。那么她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杀手”?

阿加莎·克里斯蒂获得的文化素养完全来源于母亲的教育。

在阿加莎出生以前的近百年间,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已经确立,资产阶级民主日益发展,政教分离,警察体制逐步建立,现代社会的逐步形成引起的通俗文学的迅速发展等,全部是西方侦探小说产生的社会基础。
阿加莎在写作

她的母亲是一位个性独特、思维活跃的女性。她把长女玛格丽特·弗蕾莉·米勒和儿子路易斯·蒙坦特·米勒都送到了英国顶级的寄宿学校——劳伦斯女子学校(现为Roedean
School)和哈罗公学,然后又灵感突发地认为应该保护孩子的视力和大脑,把阿加莎·克里斯蒂留在了身边,不让她在8岁前接受教育。

阿加莎的成长过程中,英国在物理学、化学、医学等很多领域均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当然也伴随着让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大变革和大动荡。侦探小说作为一种社会娱乐的载体,丰富了市民的休闲生活,吸引了普通人对于新鲜事物的兴趣,撩拨了市民阶层对社会上五花八门案件的猎奇心理,更具有“启智”作用:它强调的民主思想、法律意识、人权意识深入人心,尤其是它所推崇的科学精神,让读者在充满悬疑感的同时,享受到了知识性、趣味性、推理性的乐趣,最后还有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结局,为置身于动荡之中的人们提供了心理稳定因素……这一切共同创造出了西方侦探小说的“黄金时代”,也让阿加莎进入她自己的“黄金时代”。

可阿加莎·克里斯蒂还是凭着自己的聪颖,以及文化不高的姆妈有限的帮助,在5岁学会了阅读。从此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始翻阅各种儿童读物,接受她的文学启蒙。

西方作家,从很早的时候起就和商业运作紧密结合。书商推广,市场欢迎,利润不菲,名利双收……如此情形下,绝大多数作家会让自己成为勤奋的笔耕者,阿加莎更是犹如一台性能良好、哗哗运转的写作机器。

由于父亲不善理财,家庭条件开始每况愈下。

她是时代中人,她的作品亦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她身处的场景、朋友的宅邸、英国错综复杂的铁路网、遥远的中东各国、游船、东方快车和时髦的客运飞机等,最后都演变成了阿加莎笔下的凶案现场。而英语世界许多耳熟能详的童谣,则是她的小说借以烘托气氛的首选。所以,她在她的时代怒放了。

为了暂避英国的高额消费,父母决定租出宅院,举家到消费较低的国外度假。1896年,6岁的阿加莎·克里斯蒂随家人在法国西部居住了半年。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学习法语和了解社交活动的开端。

作品集:

回到英国后,父亲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1901年,父亲因急性肺炎于伦敦伊灵离开人世。

——分隔线—————————-

此时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始阅读一些英法名著,如狄更斯、萨克雷和大仲马的作品。每次去伦敦伊灵区探望姨婆,她都有机会到剧院观看舞台剧和音乐剧,这成为了她的一大爱好。

受到如此的熏陶,再加上才女姐姐的影响,阿加莎的创作欲萌发了。她开始尝试写作一些诗歌、小说甚至剧本。此时,母亲终于认识到应该让女儿接受更多的教育。

图片 3

国外学习生活

1905年,阿加莎·克里斯蒂随母亲前往巴黎的寄宿学校求学。母亲的心血来潮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喜欢新鲜感的个性使她在巴黎又两次转学,最终主修钢琴演奏和声乐。

虽然嗓音一度被认为很有前途,但她的表演恐惧症还是使她不得不理智地放弃了音乐家之路。

1909年,伴随患病的母亲到埃及疗养,未满20岁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开罗开始了自己的社交生活,参加了不少舞会和其他社交活动。与此同时,在母亲的鼓励下,阿加莎完成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习作《白雪覆盖的荒漠》,并得到了邻居——小说家伊登·菲尔波茨的热心指点。

作家梅·辛克莱、加斯顿·勒鲁的作品对阿加莎·克里斯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后者的《黄屋之谜》激发了她创作侦探小说的热情。可姐姐麦琪却认为阿加莎·克里斯蒂写不了侦探小说,这反而更坚定了她创作的决心。

图片 4

青年时期

图片 5

1912年,阿加莎·克里斯蒂与年轻的少尉阿奇博尔德·克里斯蒂在一次舞会上相识。两人彼此间“陌生的新奇感”强烈地吸引住对方。但突然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竟促成了他们于1914年圣诞节前一天完婚。

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医院成为志愿工作者,经过近两年的学习与磨练,她从一个病房护士变成了一名拥有合法资质的药剂师。药物和毒物知识的突飞猛进使构思一部侦探小说终于成为现实。

附近侨居的比利时难民们更是赋予她一个完全不同于福尔摩斯的可爱侦探形象——伟大的赫尔克里·波洛。

1916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完稿后不久,阿尔奇从法国战场被调回伦敦。《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被退稿几次后,阿加莎·克里斯蒂心灰意冷地把它投给了博得利·黑德出版公司,随即一心投入了全新的幸福生活。

1919年,女儿罗莎琳德降生后,搁置2年的书稿终于得到了修改后出版的机会,多亏小说被《时代周刊》连载才勉强得到25英镑的酬劳。

1920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出版,阿加莎·克里斯蒂这个日后享誉全球的名字开始在英国文坛闪亮。

由于阿尔奇已退伍从商,事业刚刚起步,家庭负担依然十分沉重。因此,阿加莎接受了阿尔奇的建议,继续进行小说创作。

《暗藏杀机》成为伴随阿加莎·克里斯蒂慢慢成长、慢慢老去的汤米和塔蓬丝夫妇的出场之作。《高尔夫球场谋杀案》和一系列短篇小说则延续了波洛和黑斯廷斯的黄金组合。

1922年,拮据中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夫妇面临一次难得的机会——以大英帝国博览会先遣巡视团成员的身份周游世界。

和心爱的人相伴同行是阿加莎能够想到的最浪漫的事,他们不顾一切地踏上了旅程。在这次旅行中,阿加莎·克里斯蒂完成了《褐衣男子》的构思,并将带队的贝尔茨先生以及她在南非的一些见闻融入了故事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褐衣男子》被《新闻晚报》连载,阿加莎·克里斯蒂得到了500英镑的稿酬。但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阿加莎·克里斯蒂夫妇渐渐失去了共同语言。

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

图片 6

失去了经济来源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不得不重新投入写作。在西班牙的加那利群岛休养期间,她完成了《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1929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在朋友的建议下登上东方快车,远赴中东。特异的风土人情翻开了她生命中崭新的一页。她慕名参观了著名考古学家伦纳德·伍利在乌尔的发掘地,并和伍利夫妇成为好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