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一阵风 爱是细水长流_古词风韵_好文学网

一诗一文一个坚持原创的平台 / 每一天的诗歌和梦想,不要再和我擦肩而过

澳门新葡京网上娱乐,村野花香—–读刘文忠诗集《杨家河畔》

《时光荏苒,思念不变》

不是我不喜欢写诗,而且实在写不下一首像样的诗,终于也便放弃了,至今也还是没有一篇诗歌留存。

(2018最后一首诗,为一年的诗作划上句号。)

但心里的诗情还在的,可怎么也不再喜欢欣赏诗,尤其是现代诗。当朦胧诗盖过一切文学的那当儿,我就像个文学上的小傻子,不得不跟着瞎起些哄儿,可真正读下诗来,却仍不免云里雾里,不知人家所云,虽有很多人读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梦里的记忆

而今,仿佛什么样的诗也不能引起人的兴致了。如果说还有的话,那就是诗人们自己了。他们孤芳自赏着,虽感着些枯寂,但一定是怅然若失又乐在其中的。

写于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清晨

然而有一天,在诗歌几近式薇的某一天,我还是被一本诗集吸引住了。当然,首先不是因为它是诗,而是它映现在我眼前的这名字:《杨家河畔——苦菜花诗文集》。

没有明天

起始认为是我的家乡的那杨家河了,而那苦菜花于一个农家小子而言更是并不陌生。所以,不管是杨家河还是苦菜花,都入到我的心里来了,于是也就想着,这些极普通的字眼里,作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其凝结为诗句的?

不知摔成几瓣将一束光阴

于是,也就在放弃了阅读诗歌多年后,重新捡回了它,也就突地,有了一种特别亲切随和的感觉。当然,并非因着杨家河畔与苦菜花,而是因着那文字。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抄袭,喜欢的朋友多多转发哟。

“漫坡坡苦菜河畔畔长,村野花开扑鼻鼻香”这是诗集的开首语。这分明已不是诗,而是歌了。虽说而今诗歌早沦为一个词儿了,可我还是更愿意用耳朵去听刘文忠

周一 | 喜欢是一阵风,爱是细水长流

先生写下的这文字。而且,我还想着,这诗,一定也是他听过并如实记录下来的。还好,作者并没有让它变成所谓文学化的诗,不然,还真就无法夺住我的眼球。是的,听这音儿,你就该知道这是何方民谣了。我喜欢民谣,是因着它带着浓烈的生活气息。其实,不只是生活的,还有生命的。

我写过许多关于生活的或生命的文字,但总不敢用诗的形式。现在,我找到那气息了,是作者简单的文字,用那歌谣的形式,把我的思绪带回到家乡,带回到童年。不只是那歌的音调,还有那歌者的影子。他或者是牧人,也或者是挥锄的老农,更有可能是背着书包的娃娃,他们用不同的语调唱出了相同的歌谣,虽不专业,却是那么感人,让我于不觉中驻足观赏而又徜徉其间。

是啊,多少年,我没听见这么亲切的歌了。可这是真的歌吗?是的,在这里,作者的文字带给我的正是这样的场景,甚至,连同那歌声也飞过来了。“碧碧青草/夜春风漫滩发苗/塞北春雨/润荒原万株野花争俏/红柳情深/沙枣意蜜/忙活多少蜂蝶/手携孙儿/踏青出门早”多么诗意的农家风光啊!读这样的文字,不觉想起了辛弃疾的那词句:“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在这里,辛弃疾不再有“沙场秋点兵”的那豪气,可我更觉得,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唯有爱生活的人才是可爱的。我喜欢这样的场景。两位不同时代的诗人,带给我的是相类的感觉。那些我曾经拥有过却再也找不回的那感觉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